第三五八章 来得都是熟人

    是岁估计得没错,今天晚些时候,北台城建成后的第二批玩家客人便进了城,被刚好在城门附近的行天下玩家看到,迅速通报给了会长。

    “哥,你是不是挺忙的?”缩在椅子里的年年抬头,看到飞入是岁怀里的消息白光,问道。

    “不忙。”是岁慢条斯理地看完,拎起茶壶晃了晃,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这满满一壶茶已经快要被他喝完了。

    年年缩了回去,同情地看着祁有枫,表示无能为力。

    自从是岁进门以后,祁有枫就歪在窗边的软榻上,自斟自饮地抿着酒,只当屋里没有第三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年年聊天。

    是岁的来意,他已经听到了,也明白了,但他绝对不会同意。

    “哥,不就是个婚礼的事情吗?”年年只好继续硬着头皮当中间人,憨笑,“其实我都是今天才知道这事,我还没答应他呢!”

    “他要是向你求婚的话,你会拒绝吗?”是岁把茶杯放在桌上,看着年年。

    求婚?夫妻?丈、丈......夫?

    年年顿时不敢再看祁有枫,把红透的脸蛋埋在了手心里。

    是岁心累,看到祁有枫的笑容更觉怒火上涌,用力一拍桌子,把年年吓了一跳:“总之,这事我不同意。”

    “我们俩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祁有枫翻下软榻,略有些强硬地把年年从椅子里拽起来,看也不看是岁那难看的脸色,把人抱回了软榻上。

    “我是她的哥哥!”是岁怒极,猛地站了起来,看着像是要撸袖子打人。

    祁有枫按住要跳起来讲话的年年,笑笑:“这个时候你倒是拿自己当她哥哥了,不觉得无/耻吗?”

    “你......什么意思?”像是被人兜头浇下一盆冷水,是岁紧盯着祁有枫,一手握拳,一手死死按着桌子边缘。

    “没什么意思,”祁有枫没有再火上浇油,淡淡笑道,“就是听你刚才那句话的语气,我还以为你说的是‘我是她的上帝’呢。”

    是岁的目光动了动,突然不太敢与年年对视,缓缓坐下,半晌后,垂头叹道:“婚礼是一个非常神圣且重要的仪式,你们两个相识相处的时间太短,我只是希望年年再仔细斟酌一下。”

    祁有枫松开按住年年肩膀的手,又悄悄推了她一把。

    “我肯定会仔细斟酌的,”年年蹭到是岁身边,乖巧地给他倒茶,小心地问道,“只不过到底是要我斟酌什么东西,总要说清楚一下吧?”

    是岁看看有些惶恐不安的年年,又看看仰着脖子灌酒的祁有枫,最终还是没有把话说得太直白:“你以后的人生还很长。”

    祁有枫擦擦嘴,向后一倒,语气有些怅然:“是啊,还有很长。”

    ......

    婚事的话题被暂时搁置,是岁最终还是把年年领走了。

    据是岁说,这次进城的玩家里有年年的熟人,祁有枫当前的身份又不适合到北台城里闲逛,便把被闷坏了的年年送出了门。

    在四时谷里被关了这么久,北台城的一草一木在年年眼里都觉得新鲜,来往忙碌的人也都亲切了不少。

    “这次是来了什么大人物了?还需要你亲自去接?”年年抬头,问身边的是岁。

    “你见过的,我记得她对你的印象也还不错。”是岁答道,想起了年年曾经的光辉战绩,不由轻声笑道。

    “我总觉得你在想什么坏事。”年年嘀咕,却一时想不起来华夏区这边还有谁是自己认识的。

    江家师门的大部分人都在另一边的海路上,暂时还处于与内陆失联的状态,不知道是被什么东西屏蔽了信号,也不知道有没有遇到西米尔这种人为障碍。

    “年年!年年!”远远的,一个熟悉的男子声音大喊着她的名字,听起来满是兴奋和激动。

    年年迅速锁定了声音来源,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连蹦带跳地跑过去,把是岁留在了身后。

    “公子滟,你怎么来了?”年年跳过去就要给他一个拥抱。

    “草草草,别过来!”公子滟立刻躲开,身手十分矫健。他在那帮动不动就拍肩膀捶胸口的土匪堆里混得久了,语言的丰富性和身体的反应速度都有了长足的进步。

    “你怕什么,那来握个手吧~”

    年年伸出手,公子滟终于不再躲,苦口婆心地道:“你别乱抱人,小心祁有枫吃醋。”

    “知道了知道了,刚才也是一时激动。”年年挠挠头,抓着他的手上下摇了摇,“你怎么来了?”

    “不光我来了。”公子滟向旁边让了让,年年这才看到他身后那十来个笑嘻嘻的汉子。

    “大嫂好!!!”

    十余个浑厚粗壮的声音忽然齐齐扯着嗓子喊道,吓得年年一个激灵,一闪身躲到公子滟背后,探出头来,仔细看了看,问道:“总觉得你们有点眼熟,我们是不是见过?”

    “当然见过啊!”其中一个人站出来,摸出把一人多高的青龙偃月刀,刷刷挽了两个刀花。

    “关云?”人只是面熟,但这把刀就太醒目了,年年立刻想起了他的名字。

    “都是囚龙寨的人,据说也都是跟你合作过的熟人。”

    公子滟摇着一把玉骨扇,简单地一一介绍过去,而那些汉子见到他开口,也老实地一排站好,依次向年年点头示意。

    “可以啊你,混成土匪头子了?”年年不免对公子滟的这份威信感到惊讶,也对这位翩翩公子的形象转变十分好奇。

    “不敢当,子墨才是囚龙寨的头领,我就是个给他写字画画的弱质师爷。”公子滟谦虚地道,下巴微抬,手里的扇子摇个不停。

    “虚伪。”年年无情评价,换来公子滟一个尴尬的咳嗽。

    “这事回头再说,祁有枫呢?他没陪你来?”公子滟说着,狐疑地打量着默默站在年年身后的是岁,拿不准他跟年年的关系。

    “他暂时不方便到这种人多的地方来。”

    年年悄悄指了指附近的墨家弟子,公子滟顿时了然,说道:“子墨就是怕祁有枫一个人会不方便,也担心有不长眼的家伙找他麻烦,所以才让我们过来的。”

    “那还真是多谢子墨大寨主了。”年年感激道,“都是因为我,祁有枫才——”

    “不用多说,”公子滟打断道,潇洒地收起扇子,敲在手心里,“大家自己人,不用说这种话。”

    “就是啊,别说枫哥了,我老关也是可以为你——”被公子滟一瞪,关云一巴掌拍在自己嘴上,讷讷地道,“我就是想说,你是枫哥的人,就是我们的嫂子,都是自己人。”

    年年这才想起刚才这十来个人对她的称呼,脸颊霎时红成一片。

    “说起来,我好像还是你们的媒人呢,记得回头婚礼上给我敬酒。”公子滟继续火上浇油,饶有兴致地看着双颊绯红的年年,手痒地摸出纸笔想要画下来。

    “没有什么婚礼。”是岁终于忍不住出声,把年年拉回自己身边。

    “你是?”公子滟自然认识是岁这位行天下的会长,这句明知故问便多了些不善的意味。

    不得不说,公子滟的行事风格确实深受不良环境的影响,没几天就从个文邹邹的白面书生变成了痞气十足的风流才子。

    “我是她的亲哥哥。”

    “哥哥?这怎么可能?这......”惊讶的公子滟一顿,思考片刻,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是违规的吧?”

    数据体的年年有个玩家身份的亲哥哥,这只能说明这数据体的来源有些问题,比如是某个活人的记忆提取和复制。

    “这就不关你的事了。”是岁笑笑,抬手指了个方向,“你们可以从那边进入四时谷,到凝金阁找祁有枫。”

    “嗯,也好,我们先去找他。”公子滟没有多说,只想先找祁有枫问问详情,尤其是这个哥哥的存在。

    “我带你们去吧。”年年殷勤地道,抬腿就想溜。

    她也实在不知道要怎么面对是岁这个忽冷忽热的态度了,前几天还对她爱搭不理,今天就变成了模范妹控,简直比少女的心情还喜怒无常。

    “看起来你最近的日子很精彩啊,”清冷悦耳的女声从另一侧飘来,“不仅多了个哥哥,还似乎多了个男朋友?”

    “舞姐?”年年转过身,惊喜地道。

    没想到这次来到北台城的玩家还真的都是熟人,先是公子滟领来的十来个囚龙寨土匪,现在又是韶舞领来的风雅存玩家,目测也有六十来人。

    “嗯,我们走吧,我正好也想去认识一下那位祁有枫,顺便也帮你个小丫头把把关。”

    舞姐不由分说地拉走了年年,与是岁擦肩而过时,疏离礼貌地一点头,便目不斜视地与公子滟一行人消失在了城门附近。

    年年回头看看被所有人忽视的是岁,突然觉得这人孤零零的,有点可怜。

    “你哥哥和枫哥,你选谁?”公子滟凑到年年跟前,又刻意与舞姐拉开了距离,舞姐便顺势松开了手。

    “都选。”年年叹气,抱歉地对舞姐笑笑,返身跑回是岁身边。

    舞姐和公子滟不知道两人说了些什么,只见是岁似是心情大好,抬手怜惜地摸了摸她的头发。

    “她还是老样子,没变。”公子滟感概道。

    “是岁倒是变了不少,越来越让人讨厌了。”舞姐淡淡地道。

    “你好像一直都挺讨厌他的?”公子滟好奇地问道。

    “嗯。”舞姐点头。

    公子滟也没有这么不识趣,见舞姐不愿多说,便不再追问,看着忙碌的北台城轻声道:

    “可惜你再讨厌他,接下来也是要通力合作,同进同退的。”

    “无妨,”舞姐笑笑,收回目光,“我相信年年这个好孩子会解决我们之间的合作问题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福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福书网网站阅读异世人生之精灵弓手,异世人生之精灵弓手最新章节
福书网,腐书网,腐书小说网,伦理小说,耽美小说,好看的小说
版权所有 http://www.zhuziyi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