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鸿门宴6

小说:凤栖南枝 作者:沈半闲
    凤栖南枝正文卷第一百六十四章鸿门宴6当曹景昭走后,两个穿着粗布灰衣的人,偷偷走上了楼。

    “啵”地一声,薄薄地窗户纸被捅破了。

    那人将一根竹管伸进窗户,对着竹管轻轻吹了口气。一缕轻烟从竹管中飘进屋内。

    正在说话的齐珍,一阵头晕目眩,她勉强扶住桌子,很快她就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但四肢酸软无力,只能软软地倒在地上,连话都还来不及说一句。

    何婧英与齐珍双双倒在地上。

    门外那人,透过窗户看了一眼,咧开嘴一笑,将门打开走了进去。

    这人走到何婧英身前,将何婧英的脸掰正看了看。

    “嘿,麻爷要的人,被我逮着了,这次麻爷定会赏好些银子。”

    另一人也从门外走了进来:“接下来怎么办?我们去找点人来给他们抬走?”

    那人一巴掌拍到同伴的后脑勺上来:“你傻是不是?叫人来干什么?跟我们分银子?我们两个难道还抬不动一个人吗?那么多迷药够他们睡一整天了,你看这小白脸,那么瘦……你看……看……”

    他看到他口中说的要睡一整天的小白脸正睁着眼睛看着他。

    那人一声惊叫还卡在喉咙,两个人就双双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何婧英冷冷地看着倒在地上的两人。

    怪不得听着人说话的声音那么耳熟,原来是土拨鼠。

    何婧英从齐夫人怀里,拿出解药喂进齐夫人嘴里。

    齐夫人悠悠转醒,还未起身就看见了地上倒着的两人:“怎么回事?”

    “你中了迷香。幸好这两人贪财,想独自去邀功,没有叫人来。只是这里不能久留了,我们要赶紧走。”

    齐夫人身上还有些酸软,缓了好一阵才站了起来:“何公子你怎么没事?”

    何婧英愣了一下:“许是你刚才给我服的那个解药药效还未过?”

    “幸好,你没事。否贼就栽在这两个狗贼手里了。”齐珍一边说着,一边狠狠地踹了土拨鼠一脚。

    何婧英轻轻拉开窗户:“趁没被人发现,我们赶紧走。”何婧英回头看了土拨鼠一眼:“把他带上。”

    “好。”齐夫人在另外一个人的脖子上抹了一刀,将土拨鼠拖到窗前,一抬手就将土拨鼠扔了下去。

    何婧英:“……”

    齐夫人毫不在乎地说道:“何公子放心,楼不高摔不死。要是摔傻了我给他扎回来。”

    ……

    ……

    一个小巷子里的小院里,土拨鼠被一盆冷水哗地一声泼醒。

    他一睁眼就见到站在面前的齐珍与何婧英,眼见自己偷鸡不成反蚀把米,顿时吓得脸都白了,顿时结结巴巴地主动交代道:“我,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什么都不知道,就敢下手?”齐珍厉声问道。

    土拨鼠急道:“我就是偶然听见麻爷说,要对你们下手,正巧我去销金窟的时候,发现他们只带了一个人出来,我就想着回店里砰砰运气。”

    齐珍眉头一挑:“那你运气不错。”

    “麻爷他要拿我们做什么?”何婧英冷冷地问道。

    “我不知道,我就是偶然路过听说的……我……”

    “你们有多少人?”

    “我……我不知道……”

    齐珍冷冷一笑:”既然你什么都不知道,那留着你干什么。”说着齐珍拿起剑就朝土拨鼠抹去。

    那剑刚刚落在土拨鼠的脖子上,才划了一道浅浅的血印子,土拨鼠就尖叫起来:“五百!最少有五百人!”

    齐珍的剑悬在土拨鼠的脖子前停住了。

    “我们都是按顺序排的,五百就是之前跟我一起上来绑你们那个。”

    唔。那现在最后一个号是四百九十九了。

    “你是多少号?”

    “二十八。”

    齐珍柳眉一竖:“你还说你什么都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我就是混口饭吃!”

    连淳于敏都不知道的内情,也就不指望这个土拨鼠能知道了。

    “你在蓟县待了多久了?”何婧英问道。

    土拨鼠被齐珍凶了一通,听见何婧英这么温和的问题还一时半会儿不喜欢,愣了三秒才回道:“我从小就生在蓟县。我娘生我死了,我奶奶把我拉扯大的。”

    “我听说销金窟是五年前才开始在蓟县做起生意的,你混了那么多年,连个名字都没有?”

    土拨鼠有些尴尬的笑笑:“我们老爷喜欢长得好看的,我入不了老爷的眼。”

    他这么一说,何婧英才仔细看了他一眼,贼眉鼠眼的一张脸上,长了一颗比玉米粒还大的黑痣,却是磕碜了点。

    土拨鼠接着说道:“老爷喜欢收集长得好看的。”

    “收集?”

    这老爷的癖好还挺特别的。

    土拨鼠点点头:“我只知道老爷有这个喜好。不止是蓟县长得好看的人,每个月还有从各地找来的。男的女的都有,男的居多。有的时候运人的车马来得晚些,会在销金窟附近停一停,我才能看见。”

    “这些人都去哪了?”

    “我……我不知道……我进不了竹邑。可这些进去的人从来没有出来过。”

    “神仙玉露丸是怎么回事?”

    “就是一个吃了可以让人飘飘欲仙的东西。二位没尝尝?”

    齐珍又把手中的剑往土拨鼠的脖子上贴了贴:“这药是不是竹邑里制造出来的?”

    方才还算比较话多的土拨鼠,听到这个问题立刻不说话了。

    齐珍的剑又割向了土拨鼠的脖颈,可这次剑把皮肉都划破了,土拨鼠还是紧闭着双眼不说话。

    何婧英轻轻抬了抬手,齐珍停止了动作。“算了吧,若是能说,他也不会不要命了。”

    何婧英对齐珍说道:“我们走吧,就让他待在这吧。”

    齐珍皱眉道:“若是他跑了怎么办?”

    “他跑不了了,麻爷肯定早就到客栈里看过了。五百死了,他与我们一起不见了。你说麻爷会怎么想?”

    齐珍微微一笑:“那肯定就是认为他叛变了。”

    “你胡说!不可能!麻爷不会这样想的!”

    何婧英眉头挑了挑:“为什么?你就那么相信麻爷?”

    “我们这的人,都没法背叛老爷。”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福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福书网网站阅读凤栖南枝,凤栖南枝最新章节
福书网,腐书网,腐书小说网,伦理小说,耽美小说,好看的小说
版权所有 http://www.zhuziyi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