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四章 公孙瓒的莽

    退一步讲,就算公孙瓒艺高人胆大,直接带兵入城,但此时公孙瓒麾下的兵马远超过三家兵马的总数,谁包围谁,犹未可知。

    若是公孙瓒派些斥候进城,那马秀布置的伏兵和陷阱便全都失效了。

    所以马秀这个半吊子军师的谋划,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尚且是个未知数。

    ……

    这日,公孙瓒带着鞠义、单经二将来到了阴馆城十里开外。

    “停止行进,派斥候前去打探情报!”公孙瓒下令道。

    “诺!”鞠义拱手道。

    说罢鞠义挥了挥手,十余骑斥候飞马而去。

    不多时,一脸难色的斥候们纷纷折了回来。

    其中一个斥候对着公孙瓒拱手道:“启禀主公,此时阴馆所有的城门都是开着的……”

    公孙瓒皱眉道:“你当吾是傻子么?”

    斥候听后急道:“主公,属下所言都是真的,不信您问问其余兄弟!”

    于是公孙瓒将目光投向了其他斥候,结果其他斥候也俱是信誓旦旦的保证阴馆城门是开着的。

    公孙瓒疑惑万分,不信邪的说到:“鞠义,随吾前去看看!”

    鞠义拱手道:“末将领命!”

    说罢鞠义便随着公孙瓒朝阴馆方向行进,结果阴馆城门的确是开着的。

    公孙瓒满腹狐疑,冲着鞠义问到:“这些人搞什么名堂?”

    鞠义想了想说到:“主公,所谓‘兵者诡道也’,或许敌军在城内设下了什么埋伏。”

    公孙瓒思忖片刻后,立即对着鞠义说到:“召集兵马,就算这几个匹夫在城内布下了天罗地网,吾也得进去探一探!”

    鞠义拱手道:“诺!”

    在鞠义召集完兵马后,田楷对着公孙瓒劝道:“主公,不若派些斥候进城打探一番。”

    公孙瓒摇头道:“葛五、郑三和马义三人的兵马加在一起,也不过是我军的一半,就算有埋伏又能如何?”

    随后,公孙瓒命步卒在前、弩兵居中、骑兵位后,以此阵型缓缓进入了阴馆城。

    见公孙瓒率麾下兵马入城,阴馆城中暗处的探子赶紧将此事报告给了马秀。

    入城之后,公孙瓒并未发现什么异常。

    但公孙瓒还是下令道:“举盾,放缓行进速度!”

    公孙瓒一声令下,两千步卒纷纷举起了大盾,将其护在身前。

    但没等步卒走出多远,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在前方的步卒纷纷掉入了陷坑当中。

    掉入坑中的步卒连喊出“卧槽,谁在这挖坑”的机会都没有,因为坑底的尖木直接收割了他们的生命。

    “有埋伏,列阵!”公孙瓒急道。

    “主公,既然城中有埋伏,咱们还是先撤出去再做打算吧!”田楷劝道。

    “已经没有退路可言了!今日不拿下阴馆,咱们便都得葬身于此!”公孙瓒高声喝道。

    待公孙瓒率部远离了城门,藏在暗处的伏兵现身将城门关闭,而后再度消失。

    “主公,城门被人关上了!”斥候飞马来报。

    “无妨,这些匹夫都藏身于城中,他们逃不掉的!”公孙瓒厉声说到。

    用一个不太恰当的比方,公孙瓒就像是一个输光一切的赌徒,几近孤注一掷。

    但眼下公孙瓒的情况并没有这么糟,若是一开始公孙瓒选择围城而不不过是入城,一切便都会改写。

    只可惜公孙瓒不听劝阻,直接莽了进去,否则断然不会是眼下这种局面。

    马秀派人布置的险境并未给公孙瓒一行人造成太大的麻烦,在第一批步卒掉落陷坑之后,其余的士兵自然有了防范,故此陷阱再想奏效便难了。

    公孙瓒结好阵型,命麾下士兵缓缓向前推进。

    一个二层的酒楼上,屋内二楼堆满了手持强弓硬弩的士兵。

    “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待会公孙瓒过来,定要将其射杀!”一个头领模样的人吩咐道。

    此处,便是马秀留下的后手,同样也是马秀布下的杀招。

    先前做出的所有,诸如打开城门、设置陷阱等,都是为了这些埋伏在此处的弓弩手做准备。

    若是能够成功射杀公孙瓒,那马秀的一切努力便没有白费。

    这首领下令后,所有屋内的弓箭手都是聚精会神,凝神屏息的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公孙瓒。

    他们心明镜一样,只要能射杀公孙瓒,今后便有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

    不仅是他们自己,子孙后代和家人亲族也会跟着沾光。

    这样的大好机会摆在眼前,他们怎能不好好珍惜?

    怎么能区分谁射杀的?很简单,看看箭矢上刻的名字即可。

    正在行进途中的公孙瓒突然被一股浓浓的危机感包围,公孙瓒立即提高了警惕。

    因为在数年的征战当中,这种危机感多次救了公孙瓒的性命。

    这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可能是本能反应,也可能是其他。

    公孙瓒横过马槊护在身前,同时高声下令道:“白马义从,列阵!”

    “诺!”一众白马义从齐齐喝道。

    当然了,此白马义从非彼白马义从。

    这支白马义从是公孙瓒来到并州后新创下的,虽然组成人员同样是身经百战的老兵,但人数上便不可同日而语了。

    三百白马义从和三千白马义从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但公孙瓒也没什么好办法。

    穷极整个并州,公孙瓒才勉强搜罗到三百白马,而且这三百白马义从只能做到一人一骑,连个换乘的战马都没有。

    公孙瓒不知道的是,先前的白马义从已经扩军至五千;

    其统领,便是白马银枪赵子龙。

    公孙瓒下令后,三百白马义从立即将公孙瓒护卫在中央,警惕着注意着四周的动静。

    虽然这支白马义从是新组建的,但其组成成员大多都是跟随公孙瓒的百战老兵,他们随时可以为了自家主公付出生命,无怨无悔。

    但这三百白马义从,能够挡住即将到来的冷箭么?

    答案是未必。

    虽然三百白马义从骁勇善战,经验老道,但白马义从的兵种是轻骑兵,所以这三百白马义从不会配备盾牌。

    在没有盾牌的情况下,轻骑兵就算以身挡箭,也未必能护住公孙瓒。

    毕竟箭矢是从高空仰射的,而非平地直射。

    在这种情况下,公孙瓒能否保住性命,就全都得看他的造化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福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福书网网站阅读三国之九原虓虎,三国之九原虓虎最新章节
福书网,腐书网,腐书小说网,伦理小说,耽美小说,好看的小说
版权所有 http://www.zhuziyi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