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意外的吻

    “这是怎么弄得。”庞弗雷夫人惊讶的看着德拉科的伤口。

    “是...是被鹰头马身有翼兽抓伤的。”海格显得非常的紧张和不安。

    “鹰头马身有翼兽!你不该第一堂课就让他们见识这么危险的生物,海格,你该慢慢来!”庞弗雷夫人再次检查了下德拉科的伤口,“还好并没有伤到骨头。”

    “您能快点给他先把血止住吗?”妮蒂亚已经紧张得不得了了,而庞弗雷夫人还在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海格聊着天。

    “别紧张菲尔德小姐,我会把他完完整整还给你的。但是这会你最好退到后面去一些。”

    “抱歉,夫人。”妮蒂亚乖乖的往后退了退,她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不该再去打扰庞弗雷夫人。

    庞弗雷夫人拿起一瓶伤口清洗剂均匀的撒在德拉科的伤口上,伤口处立马冒气了一阵白烟,并散发出一股难闻的味道。德拉科吃痛的倒吸了一口气,妮蒂亚强压自己想要走上前去心情。

    “抱歉...妮蒂亚...我没想到会这样...”海格站在妮蒂亚身旁显得有丝不知所措。

    “这不怪你海格...”妮蒂亚心不在焉的说道。

    “巴克比克它平时......”海格还想再说点什么,但妮蒂亚打断了他。

    “抱歉海格,我现在...可能没心思听这些,我们晚些再聊好吗?”妮蒂亚的目光一直紧紧盯着庞弗雷夫人为德拉科的治疗。

    “好的,好的。”海格不再说话。

    庞弗雷夫人最后在德拉科的伤口上涂抹了一层白鲜后便用纱布将伤口包扎了起来。

    “好了,外伤已经解决了,应该不会留下伤疤,但内部的筋和血管都被划断了,要完全恢复原状,还需要好好休养一段时间。”经过漫长的伤口处理,庞弗雷夫人终于算是松了口气。

    听到庞弗雷夫人的一声好了,妮蒂亚也终于安耐不住的跑上前去,握住了德拉科没有受伤的左手。

    “你感觉怎么样?”妮蒂亚担忧的向德拉科询问道。

    “还不错,除了手臂还有些疼以外。”因为失血过多,德拉科原本就白皙的皮肤现在变得更加苍白看不到一丝血色了。

    “让他把这个喝了,这是补血药剂。喝完后最好让他休息下,他需要好好休息。”庞弗雷夫人将一瓶药剂递交到妮蒂亚的手里,然后转头对海格说道,“现在我们可以离开了,这里现在已经不需要我们了。”

    海格在支支吾吾的对着德拉科和妮蒂亚说了声抱歉之后,就跟着庞弗雷夫人离开了,医院内只剩下了妮蒂亚和德拉科两人。

    “都是我的错,我一定是弄错了什么才会激怒巴克比克,害得你受了伤。”妮蒂亚难过的看着有些虚弱的德拉科,眼泪大颗大颗的流了下来。

    “嘿,这不能怪你,”德拉科抬起没有受伤的左手,为妮蒂亚擦掉泪水,“你都是按照海格说的去做的不是吗?那头鹰头马身有翼兽也对你回礼了,只能说鹰头马身有翼兽本身就是很危险的生物。”

    “如果不是你,现在躺在这里的人就是我了...伤得可能还更严重…”德拉科保护了自己,妮蒂亚内心非常感动。

    “我不会再让你受伤了...再也不会...”德拉科深情的望着妮蒂亚,在密室外隧道里的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他再也不想感受到了。

    “德拉科...我...”被德拉科的话所感动到的妮蒂亚一时忍不住的想要告诉德拉科自己对他的感情,可话到了嘴边她又犹豫了…

    “你想说什么?”德拉科明显感觉到妮蒂亚是想跟自己说点什么的,而且似乎是个重要的事情。

    “没…没什么,”这时妮蒂亚又已经失去了说出口的勇气,“对了,庞弗雷夫人让你把这个喝了的。”

    妮蒂亚将庞弗雷夫人给的补血药剂打开,德拉科接过药剂皱着眉头一饮而尽。

    “休息下吧!你需要好好休息,我就在这陪着你。”妮蒂亚再次握紧德拉科的手,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心里安稳一些。

    德拉科看着为自己而担心的妮蒂亚,心里感觉暖暖的,他微笑的对着妮蒂亚点了点头后,慢慢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等德拉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夕阳透过玻璃窗照射了进来,室内呈现出让人安心的暖黄色。

    他侧头看向趴在自己病床旁睡着的妮蒂亚,他们离的很近,德拉科甚至可以闻到她身上淡淡的清香,这丫头是用了香水吗?这和她平时身上的味道不太一样,但是也挺好闻的。

    他侧卧着细细的观察着妮蒂亚,白皙细腻的肌肤,长长的睫毛,小巧红润的嘴唇微微有些翘起,想到妮蒂亚一直就这么守在自己身旁,德拉科心中不免泛起点点涟漪,情不自禁的向妮蒂亚慢慢凑近,呼吸变得灼热起来,直至唇瓣完全覆盖在了妮蒂亚的唇上,他从轻轻的触碰,到慢慢的吸吮,德拉科只觉得这是自己感受过的最美妙的感觉,心跳渐渐的加快起来,心情既紧张又兴奋。

    熟睡中的妮蒂亚感觉到了一丝异样,自己的嘴巴似乎被什么给堵上了,呼吸慢慢变得有些困难起来,她挣扎着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居然是德拉科放大了的脸,当她意识到德拉科正在亲吻自己的时候,她惊慌失措的站起了身,结束了这个意外之吻。

    正陶醉在这个吻之中的德拉科突然被中断,心中略微有些不爽,但当他抬头看到妮蒂亚满面惊慌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一件多么唐突的事情。

    “妮蒂亚,我……”德拉科想向妮蒂亚表明自己的心意,可就在这时,医院的大门突然被人用力的推开了,打断了德拉科想说的话。

    “德拉科你怎么样了?”布雷斯大叫着走进了医院,来到了德拉科的病床旁,“我就说这是门野蛮的课吧!这才第一节课呢!就出了这样的事故。”

    “还死不了。”德拉科的语气很不耐烦,他对于布雷斯突然出现打断了自己很不高兴。

    “我…是不是来的不太是时候…?”布雷斯感受到德拉科语气的不对劲,他抬头看看妮蒂亚,妮蒂亚的脸立马微红起来,她这一反应让布雷斯确定了自己一定是打断了一些不该被打断的事,正准备说自己马上走的时候,妮蒂亚却先开口说话了。

    “不,你来的正是时候,我想起自己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接下来就拜托你照顾下他吧!”

    “妮蒂亚…”德拉科想叫住妮蒂亚,但妮蒂亚完全不听他的叫喊,飞快就跑出了医院。

    “抱歉….”布雷斯有些尴尬的说道。

    “你过来干嘛!”德拉科生气的说道。

    “我也是一片好心,想过来关心关心你啊!谁知道你们…...对了,你要生我气起码也要告诉下我,我到底是打断了什么吧!”布雷斯的好奇心升了起来。

    德拉科气恼布雷斯的突然出现,但是回想起刚才那种美妙的感觉,他又忍不住的笑了起来。所以他还是将刚才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布雷斯。

    “哇哦!什么感觉?”布雷斯凑近德拉科身边,挑挑眉一脸坏笑的看着他。

    “该怎么形容呢!软软的…甜甜的…感觉自己心都要被化开了,但是又感觉格外的满足。”德拉科边说表情边变得陶醉起来。

    “你是满足了,可怜妮蒂亚莫名其妙的就这么丢了初吻,人家姑娘心里该多失落啊!”布雷斯叹了口气说道。“姑娘们对初吻可都是有美好向往的。”

    布雷斯的话让德拉科的表情又变得低落起来,“我也没想到会这样,就是一时没控制得住自己,就像着了魔一样。”

    “你们该好好聊聊。既然已经到这份上了,有些话就该说清楚了。”

    “如果不是你突然出现,这会我们已经在聊了。”德拉科没好气的说道。

    “我看未必,就妮蒂亚刚才那逃跑的速度,我看就算我不来,你们也不见得能聊出什么来。”布雷斯摇摇头,实在有些不忍心对德拉科泼这盆冷水。

    是啊!刚才妮蒂亚展现出来的情绪完全就是惊讶和惊慌,丝毫感觉不到她有喜悦的情绪,是自己太过唐突吓到她了吗?从对角巷的相处到自己受伤她对自己表现出来的担心,要说妮蒂亚对自己完全没有感情,德拉科是不信的,但是要说这份感情有多少,自己心里又是没底的。想到这些德拉科不免又觉得有些心烦起来。

    从医院跑出来的妮蒂亚此刻感到心烦意乱,虽然现在已经是晚饭时间了,但她并没有去餐厅,而是直径跑回了寝室。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虽然之前自己是有那么一刻冲动的想将自己的感情都告诉德拉科,但是这一刻真的要面临坦白的时候,她内心又犹豫了,万一自己给德拉科带来伤害可怎么办,今天他浑身是血的那个画面仿佛还就在眼前,她害怕,她不想再看到这样的画面,可她又该如何去拒绝一个对自己那么好,自己又那么喜欢的一个人呢?矛盾的情绪让妮蒂亚内心痛苦万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福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福书网网站阅读哈利波特之宿命的轨迹,哈利波特之宿命的轨迹最新章节
福书网,腐书网,腐书小说网,伦理小说,耽美小说,好看的小说
版权所有 http://www.zhuziyi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