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醒来

    一品容华纵使相逢应不识第一百五十六章醒来杜提点和另两位医官皆背对着床榻,菘蓝站到了角落处。

    凤塌边,唯有程锦容一个人。

    睁开眼的刹那,裴皇后瞳孔涣散神色茫然。似不知何年何月身处何地。

    直至程锦容的脸孔映入眼帘。

    裴皇后脸孔上的血色全部褪尽,泪水无声地涌出眼角,全身剧烈地颤抖起来。

    锦容……

    我这个娘,有什么脸面见你,有什么脸认你这个女儿。

    程锦容的眼眶也红了。不过,她的手依旧沉稳,俯下身子,一根一根地为裴皇后拔除身上和头脸处的金针。

    裴皇后落泪无声,泪水如泉涌。

    这些年受过的折磨和痛苦,被困宫中无力挣扎的绝望,有对丈夫和女儿的思念愧疚……尽数涌上心头,似乎要将脆弱无助的她撕碎撕裂。

    程锦容眼中的泪水,也悄然滑出眼角,滴落在裴皇后的脸侧。

    杜提点的声音响起:“程女医,皇后娘娘是否醒了?”

    程锦容迅速以衣袖擦拭眼角的泪痕,声音镇定如常:“是,娘娘已经醒了,只是神色虚弱,一时不能张口说话。我正为娘娘拔除金针。”

    杜提点嗯了一声,不再说话。

    杜提点和两位医官未曾转头,自然不知道,裴皇后醒来后,无声哭了许久。更不知道,程锦容也落了泪。

    角落处的菘蓝倒是看到了母女相对垂泪的一幕,踌躇片刻,正想上前,程锦容似有所感,转头看了过来。

    那一眼,令菘蓝心中生寒。

    那是不顾一切也要保护裴皇后的眼神。

    菘蓝从未想过有一日,她会被一个眼神吓退。此时此刻,她竟没有了迈步上前的勇气。

    程锦容转回头,从袖中取出干净的丝帕,为裴皇后擦拭脸上的泪水。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擦干净。

    裴皇后终于不哭了,怔怔地看着神色坚定的程锦容。

    锦容的容貌肖似父亲,性情中的坚韧和执着,也像极了程望。此时,锦容看着她这个不贞又懦弱的亲娘,声音轻柔之极:“娘娘疲乏过度,气血翻涌,致使一时昏迷。提点大人和微臣为娘娘施针。”

    “娘娘既是醒了,就没什么大碍了。接下来,喝一些清心宁神的汤药,安心卧榻静养便可。”

    “娘娘不必多虑多思,闭上眼睡上片刻。微臣会一直守着娘娘。”

    说着,程锦容轻轻握住裴皇后的手,黑眸中满是温柔。

    裴皇后全身又是一颤,积压在心头多年的自责愧疚羞惭,在程锦容的温柔安抚中悄然散去。

    裴皇后全身虚弱无力,动弹不得,用尽力气,反手握住程锦容的手。

    过了片刻,裴皇后便闭上双眸,沉沉睡着了。

    程锦容坐在凤塌边,一手扯过被褥,为裴皇后盖上。另一只手和裴皇后握着,掩在了被褥下。

    待裴皇后睡熟了,程锦容才轻轻抽回手。然后起身走到杜提点的身边。

    杜提点目光掠过程锦容镇定的脸孔,心里暗暗点头。

    进宫看诊,首先要有精湛的医术,冷静沉稳也必不可少。惊惧惶恐不安或是心浮气躁急于献媚种种,皆落了下乘。

    程锦容确实是可造之材。既如此,他提携一把,也不算亏心。

    “你在这儿守着娘娘,”杜提点低声吩咐:“娘娘有任何异动,或是醒了,立刻禀报。”

    程锦容轻声应下。

    ……

    杜提点一出寝室,年少的六皇子第一个冲了过来:“杜提点,母后醒了吗?”

    少年赤子之心,对裴皇后的一腔孺慕和忧心牵挂,都表露在了脸上。

    二皇子和寿宁公主慢了一拍,也过来了。二皇子沉声问道:“杜提点,母后凤体如何?可有大碍?”

    寿宁公主也急急问道:“母后没事吧!”

    郑皇贵妃和一众妃嫔,也齐齐看了过来。

    杜提点拱手恭声应道:“请两位皇子殿下寿宁公主殿下放心。皇后娘娘一时情绪激烈,气血攻心,这才昏迷过去,并无大碍。微臣和程女医施针急救后,皇后娘娘刚才已醒了过来。只是虚弱无力,很快又睡着了。”

    没有大碍就好。

    二皇子和寿宁公主很明显的松了口气。

    六皇子欢喜地说道:“母后没事就好。”一边说,一边用手背擦拭眼角。很快便将眼睛揉红了。

    郑皇贵妃心里暗恨不已。

    这个裴皇后,整日病恹恹。可病来病去这么多年,怎么也不死。牢牢占着中宫皇后的位置!

    呸!她倒是不信,自己还熬不过一个病秧子。

    “娘娘没事就好。”郑皇贵妃面上露出释然欢喜之色,立刻吩咐人传令:“来人,去向贺校尉和裴校尉传个口信,就说娘娘已经醒了,没什么大碍。请皇上安心。”

    一个宫女领命退下。

    六皇子眼巴巴地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小声道:“我想进去守着母后。”

    没等杜提点婉言劝阻,二皇子已瞪了过去:“别胡闹!等母后睡醒了,我们再进去也不迟。”

    寿宁公主也道:“是啊,六弟。母后已经睡下,我们此时进去,岂不是惊扰了母后。”

    六皇子低着头不吭声,心里却不是滋味。

    之前为了和亲一事闹腾了一场,二皇子和寿宁公主对裴皇后心生隔阂,有了怨气。他和兄长姐姐之间,也似隔了一层,疏远了许多。

    ……

    一个时辰后。

    金銮殿里散了朝,宣和帝直接摆驾椒房殿。

    换了是嫔妃们生病,宣和帝打发人来问上一声,就算圣眷浓厚了。

    裴皇后是宣和帝发妻,是中宫皇后,平日里虽无宠,宣和帝待裴皇后还是不同的。

    嫔妃们此时心里不由得暗暗庆幸。好在她们都还在椒房殿里“伺疾”。不然,宣和帝一来,不见她们的踪影,定会动怒。

    郑皇贵妃心里再泛酸,也不敢流露出来。恭敬地行礼恭迎天子。

    宣和帝无心去看郑皇贵妃,叫来杜提点,询问裴皇后的病症。

    杜提点世故老道,不肯轻易得罪任何人,轻描淡写地提了永安侯夫人一句。饶是如此,宣和帝也变了脸色,冷冷地看向永安侯夫人。

    永安侯夫人心惊胆战半日,双膝一软,跪了下来。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福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福书网网站阅读一品容华,一品容华最新章节
福书网,腐书网,腐书小说网,伦理小说,耽美小说,好看的小说
版权所有 http://www.zhuziyi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