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锏法小成(求收藏求推荐!)

小说:问仙几许 作者:紫月逸
    张一凡一直修炼到下半夜,虽然整个人精神正酣,但考虑到明早还有公务需要汇报,于是收功休息。

    第二天早上练完功后,他跟王捕头汇报丢牛案的相关情况,王捕头听闻他已经弄清楚事情的原由,并且找到了丢失的牛,大为高兴,跟他说会在功劳簿上记录一笔。听闻张一凡也很高兴,然后他说耕牛已死,那两户人家今年估计会比较困难,可否向王大人申请酌情减免部分田税。王捕头听了也表示应该如此,此事为天灾,他会向王大人叙说此情况的。

    张一凡又问了陈大叔他们的情况,王捕头说目前他们还没有回来,应该是正在追查命案原因,过两天就有消息了。然后王捕头说张一凡已经成了正式的初级捕快,目前安排他职责是巡街,确保城内安全,看到青皮需要整治,说完还表扬他处理张三儿的事情,处理的很好。张一凡点头称是,与王捕头告别后,开始巡逻。

    堰县县城不大,在巡街的时候,他看到张三儿在茶馆帮忙,想来是弄了一份临时营生,顺便打探消息。看见张一凡路过时,他还向其打了声招呼。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一转眼便是三个月。张一凡白天巡街,早晚练武。期间还处置过一些青皮和飞贼,并且在练武和巡街时他由开始的负重三十斤增重到百来斤的镔铁,除了开始不太适应外,后面随着内力增长,开始健步如飞,轻功也有了很大进展。

    当然进步最大的还是自家的锏法,不知道是自己内力进步的原因还是勤学苦练所致,张一凡现在《星字诀》往大成的方向进了一大步,招式运用返璞归真,一招一式颇有神韵,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星字诀》很快就可以大成了。给他带来惊喜的是,自己的《御字诀》已经达到大成!防御招式得心应手,感觉自己能够抵御一切攻击。因此张一凡已经可以熟练使出御火成壁,并且此招开始具备很强的防御能力,挡住几人同时的堪劈不在话下,当然这指的一般人,要是一流高手的话,他估计应该挡不住多久,毕竟也没见过一流高手出手。

    另一方面,张一凡的内功进展可谓神速,不知道是不是和《炎火诀》比较契合,他现在内功可以运转十八个周天,修得的内力更多了。而按照残本中对自身法力的描述,对比自己所拥有的内力,他觉得应该修炼到了功法的第二层,对此他感到很自豪,感觉自己应该有天才之资,自己的锏法应该小成了!

    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虽然经过三个月的刻苦练习,御火一击始终是不能稳定的使出,十不出一,他始终抓不到那种很玄妙的感觉,估计自己还是不熟练吧,还需要勤加练习,看来对于武功招式自己也不是很有资质。同时他对《火字诀》第三式——御火成峰领悟已经有了眉目,随着自己内力的增长,也开始尝试练习。御火成峰是一招以防御为主进攻为辅的招式,通过运用内力快速旋转自身及重锏形成一座旋转的山峰,可以让人刀枪不入,对攻击进行反弹,并且附带的影响对手的身手,内力约强大影响也就越大,据说内功深绝之人,此招一出,方圆十丈之人几乎动弹不得。虽不知真假,但张一凡很是向往,期望有一天自己此招一出,三丈之类的大盗飞贼都臣服,成就自己一代神捕的威名,那就大大的妙了!

    结束不着天际的遐想,张一凡整了整衣衫,在身上及四肢绑上负重镔铁,背上包装成六棱镔铁棍的伏魔锏,带上制式朴刀,本来张一凡今天休息,但还是耐不住对捕快这个职业的热爱,开始了一天的例行巡街。

    堰县除了三个月前出现的一起命案外,一直很平静,没有什么其他大事发生,所以这个命案就成了目前衙门唯一的大案。但是不知是什么缘故,此案一直没破,负责此案的陈姓捕快等人这几个月一直不好过,一直查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张一凡看到他们时感觉他们都苍老了许多。他想帮忙,奈何王捕头说此案风险颇大,是江湖上的人做的,目前还不知道是谁,但很有风险,由于他刚转正不久,经验浅薄,所以不让他去调查。对此,他只好作罢,认真负责自己的巡街任务。

    按照约定,今天是张一凡与张三儿在南街一个隐秘小饭馆见面的日子。他准备去照例问问情况,看有什么特殊事情发生。

    说起张三儿,张一凡为自己当初的决定颇为自得,从此堰县少了一个青皮,而他得了一个得力助手,这几个月张一凡处理的飞贼和青皮大部分都是张三儿提供的线索,为此王县令和王捕头对张一凡大加赞扬,表示再积累些功劳很快就升他为正式捕快(之前是转正初级捕快),这个晋升速度在县城可是比较少见的,一般初级捕快升正式捕快可是需要一到三年的。对此,张一凡兴奋了好几天,对于抓贼越发的热衷了,以至于堰县的一些比较相熟邻居街坊都亲切的称呼他为“神捕小子“。

    不一会儿,张三儿来了。经过张一凡这几个月的训练和银子供给,张三儿身手越发的灵活了,而且脸上的菜色不见了,整个人看起来很精神。张三儿自来熟的跟小饭馆的老板伙计打了声招呼,满脸笑容的坐到了张一凡的对面。

    “凡哥,最近这几天还好吧?我看你精神焕发,看来是武功大进啊,恭喜恭喜。”

    “你上次教我的拳法还真不错,城南的赖皮狗和城北的凸鹫现在都不是我的对手啦。”

    “你知道南街这边豆腐坊新来了一个小娘子吗?街坊们都叫她豆腐西施,那模样可周正了,这可乐坏了豆腐刘了,老头给自家小子娶了一个漂亮能干的媳妇儿,整天都乐呵的,最近豆腐都平常低上一层呢。。。”

    ......

    听着张三儿絮絮叨叨了半天,张一凡不觉头疼耳裂,急忙打住他的话头,叫老板炒两个菜端上来,开始了两人正常的交流。

    “三儿,最近有什么特殊的事发生没有?”

    ”额,凡哥,县城里倒是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但是昨天沉湖村那边好像有个书生跳河死了,听说是自尽。”张三神神秘秘小声的对张一凡说出这个消息。

    “沉湖村离县城有四十多里地呢,那边昨天发生的事你咋知道的?”张一凡有点奇怪的问道。

    “额,因为那个跳河自尽的书生的姐姐和我在一家茶馆里做事,今早那边村里的人来报信,叫她回去收敛尸身,下土安葬呢。”

    ”知道是什么原因跳河的吗?”张一凡好奇的询问道。

    “额,我听报信的人说好像是他娘子跟人私奔了,所以书生一时想不开就跳湖自尽了,也没留下啥遗书。”张三儿想了想,回答道。

    经过内力的修炼,张一凡现在的记忆力和五感都大大的加强,特别是记忆力,虽然目前还做不到过目不忘,但是一般稍微有点印象的事情就算隔很长时间他也记得清清楚楚。沉湖村、书生、小娘子。。。不会这么巧吧?张一凡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不好的预感,三个月前书店的画面仿佛又重现在眼前。陈慎之,吴玉兰,会是他们吗?

    “你知道书生和小娘子叫什么吗?”张一凡急忙追问到。

    “额,没问的太细,只知道书生好像姓陈,其妻吴氏。怎么了,凡哥,有什么发现吗?”张三儿有点好奇张一凡的反应。

    ”嗯,有可能这两个人咱们都认识。你还记得三个月前你在书店偷钱被我抓个正着吗?”

    张三不由得脸一红,嘟囔道:“凡哥,还提那事儿干嘛啊,在你管教下,我都改过来了。”

    张一凡不理他尴尬的神情,继续说到:“那天抓住你的那个书生和娘子很有可能就是你说的这个事的这两个人,这事儿有蹊跷,我需要去那边看下。”

    “啊,是那两个人啊,你这一说我有点印象了。哎,可惜了。”

    “凡哥,你要过去啊,那边比较远啊,四十多里地,需要走两个多时辰呢,太远了,你去衙门找匹马吧。”张三建议到。

    “目前衙门的几匹马被陈大叔他们骑走了,暂时没有马匹了。没事,我脚程快点过去。你到时候跟王捕头说声,我先走了,免得人被下葬了就麻烦了。”

    张三儿点了点头,目送张一凡急忙地离开,叹了口气,往衙门走去,准备跟王捕头汇报下情况。

    一路无话,张一凡运用家传轻功,差不多半个时辰,他就到了沉湖村,这速度也非常出乎他的意料,而且他现场气息平稳只是略带点疲惫而已。他只是把绑在身上的镔铁去掉了,全力以赴赶路,结果自己的轻功进步竟如此之大,四十多里的距离半个时辰就到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福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福书网网站阅读问仙几许,问仙几许最新章节
福书网,腐书网,腐书小说网,伦理小说,耽美小说,好看的小说
版权所有 http://www.zhuziyi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