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堰城血案(一)

小说:问仙几许 作者:紫月逸
    沉湖村在堰县最南边,依双龙湖而建,整个村落占地较大,而人口不多,只有八十来户。张一凡到了村口,向一渔夫打听下陈慎之家的位置。渔夫一听是问陈慎之家,不由得悲叹道:“可惜了,可惜了,老陈家的后生是个好书生啊,可惜年纪轻轻就去了,我看那个吴娘子平时也贤淑温良,真想不到啊,哎。小官爷,我这就带您去。”

    为啥非要加个小字,我很小吗,张一凡不由暗自绯复,完全忘记他现在才十四岁。

    不一会儿,他跟着渔夫走到了陈慎之家。还未进门,他就听到了悲惨的女子哭泣声。

    陈家主厅内围满了人,正中间板上躺着一个人,一名全身素白的女子正趴在其身上痛哭。

    “我可怜的弟弟啊,你咋这想不开呢,丢下姐姐一个人,你好狠心。你叫姐姐如何跟逝去的爹妈交代。。。呜呜呜”

    “吴玉兰你个小娘皮,你不得好死!不要让我找到你,找到你我肯定送你去官府,叫青天大老爷审判你!呜呜呜”

    。。。

    张一凡走近一看,躺在案板上的的确是陈慎之。陈慎之整个脸色苍白,嘴唇暗红,身体略显浮肿,看样子有些像溺水而亡。他对陈慎之的姐姐说到“这位姐姐,请节哀,在下张一凡,是偃县衙门的捕快,和陈兄有过一面之缘,听闻他去世,特来拜祭下。”

    “小官爷,您有心了,我那苦命的弟弟哟,都是那小贱人害的,请您一定要替他主持公道啊。”妇人哭着控诉着吴玉兰的不耻行径。

    “陈姐姐是如何知道陈兄是因为其娘子私奔而想不开的呢?”

    “我弟弟平时和那小贱人多有恩爱,弟弟心善,对其非常好,想不到她居然跟人私奔了,还留有一封诀别信,我那弟弟看到信之后肯定是想不开跳河了,今早被发现死在了双龙湖边。”

    “信在哪里?给我看下,可以吗?”张一凡急忙说道。

    妇人听闻有点犹豫,但很快她咬牙切齿下定了决心,把信拿出来给了张一凡。张一凡接过信,便看起来。

    “陈郎,我因心有所属,不能与你白头到老了,我将远走他乡,请勿念,也不要找我。小兰。”

    整封信很短,也很简洁,落款人是吴玉兰。任谁一看都觉得是吴玉兰跟人私奔了。但张一凡不这样想,三个月前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吴玉兰应该是非常爱的丈夫的,所以那时才毫不犹豫地替夫君挡拳,他不信一个人可以在三个月内变化这么快。

    “那个陈姐姐,这是吴玉兰的笔迹吗?还有她写的其它书信吗?”张一凡想确认下笔迹是否是吴玉兰的。

    “绝对没有冤枉她,她之前给慎之抄的诗词典籍都还在呢,官爷你可以看下。”说罢,妇人转身进了内堂,找出一本诗集给张一凡看。

    通过对比,张一凡发现两者笔迹的确比较相似,但是以他多年的读书写字经验,他感觉两者还是有些许差别,虽然说不上来,但是感觉就是有。他一向相信自己的感觉,心中计较了一番,琢磨了下说辞,便对妇人说到,“陈姐姐,现在我有一些疑点需要进行调查,陈兄死的颇为蹊跷,我们需要对他进行尸检,而且这封信和诗集我需要找人进行下比对,暂时你还不能把陈兄下葬,不过你放心,明天县里仵作就会来了,不会耽误太久的。在此之前呢,也请大家不要靠近陈兄遗体。”

    妇人听闻张一凡要对陈慎之进行尸检,有点迟疑,但一想到弟弟这样死的不明不白,心有不甘,最后还是点头同意了。

    张一凡处理完现场,脑中梳理了下整个事情的头绪,心里便有了计较。他先叫陈氏守护好陈慎之的遗体,然后叫两个村名帮忙看护下。然后他借了附近驿站的一匹马,返回县城去找仵作。

    回到县城后,他跟王捕头叙述了详细的情况,说到需要仵作前去进行尸检。王捕头说他现在正好可以带着仵作去看看,然后叫张一凡带着信件去找县衙师爷核对下笔记,张一凡领命行事。

    在县衙后院找到师爷,说明来意后,师爷仔细核对了下信件与诗集,核验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随后便对张一凡说:“小凡,这封信与这本诗集,确实是不同人写的,诗集中字娟秀而偏柔弱,应该是出自女子手笔,另外的信中虽然与诗集字迹一样,模仿的也很高明,但这当中笔者还是习惯中还带有一丝刚硬,一般还真不容易看出来,还好我之前有过几年录书刻文经历,对此颇为熟稔,所以瞧出一些门道来了。”

    “那师爷,这个信看来是高手仿制的啦?那吴玉兰岂不是也危险了?”张一凡立马想起什么来,惊呼道。

    “看来很有可能是啊,这堰县要不平静了啊,血案连发啊,最近几个月。”师爷神情哀叹道。

    “那我得赶快去和王捕头他们汇合,把这个消息告诉他,这很有可能是凶杀案。师爷您把这个事情跟王大人禀报下吧,我先走了。”张一凡急忙说道,然后立马朝沉湖村赶去。

    此时正值傍晚,远方的残阳照在这双龙湖上,血色入暮,虽然双龙湖面波澜不惊,但整个沉湖村却巨浪滔天,人心惶惶。陈慎之不是自尽,而是被人残忍杀害抛入湖中造成自杀假象。

    原来等到张一凡赶到沉湖村,王捕头和仵作已经对尸体进行了详细的检查,发现陈慎之后颅骨被人用内力震伤昏迷,然后沉入湖中溺亡,作案手法颇为高明。而更让王捕头忧心的是,之前丧命的渔夫与陈慎之被杀手法相似,两案很有可能同一个人做的!再听完张一凡所述情况,王捕头脸色越发凝重了,看来案犯是个江湖老手,此案颇为棘手啊。

    王捕头想了片刻,觉得此事先上报给王县令,然后组织县衙所有捕快进行搜索,同时向州府衙门及六扇门上报寻求好手帮助。他看了看张一凡,发现一张稚气的脸上,写满了坚毅与愤怒,小拳紧绷,心中颇为欣慰,这以后是个捕快的好苗子啊。

    他心中已有计较,便对张一凡说到:“小凡,这事你怎么看?”

    张一凡把之前自己在脑海中思索的想法思索了下,说道:”王大哥,是这样的,我发现陈大叔他们说那个渔夫被杀后面渔船也不见了,怀疑是有人偷船,所以重点排查双龙湖及附近河流渔船情况,目前没有什么收获,也没找到那个渔船。而现在吴玉兰失踪,陈慎之被杀,我觉得和之前的情况不太一样,有可能是他们撞见了凶手,所以惨遭毒手,而目前吴玉兰处境可能不妙。我之前问过附近村民有没有看见可疑人士,都说没有看到,所以凶手应该是从水路路过此地!他们很有可能还在船上!所以我想应该先从这方面进行查找。“

    “很好!小凡,你分析的不错。我想凶手应该是对渔船进行了改装,所以陈叔他们之前收获不大,这点也需要注意。这样吧,今晚你就留在此地过夜,明天组织村民通知附近村落村民注意陌生人,重点查看湖中渔船情况,切记需要注意安全,便宜行事。我先回衙门向大人汇报情况,明天叫陈叔他们来接应你,然后我去州府寻求帮助。你千万别意气用事,冲动行事,凡事听陈叔的,知道吗?”王捕头还是有点不放心说道。

    “王大哥,我知道的,你就放心吧,我现在已经是正式捕快啦,人称神捕小子,不是以前的小孩子了!你快回去吧,今晚我就在这守护大家。”张一凡自信满满的对王捕头说道。

    王捕头顿时哭笑不得,指着张一凡摇头不已,“你呀!总之千万小心。”说完叮嘱之言,王捕头骑马赶往县衙。

    在离沉湖村十多里的双龙湖面上,静悄悄的泊着一条毫不起眼的小渔船,船上无灯,四周静寂漆黑,只有广袤的天上还悬着几颗微闪的星。船中传来细细私语,只有靠近渔船才能听的清楚有三个人在争论着什么。

    “大哥,这还要找到啥时候?那人完全没有消息,感觉消失了一样,那位大人给的消息准确吗?我这都淡出鸟来了,要不咱们回帮里,叫帮主想办法吧。”其中一个胖身影略微不满的嘟囔道。

    “老三,你还有脸说!事情没什么进展,还惹得一身骚,之前官府的狗爪子们就在四处追查咱们下落,现在你又惹出那等下作事,要不是老二,我估计现在官府查的更严了,惹出州府六扇门的铁捕,你就等着帮主给你收尸吧。下次你要是再管不住你的鸟,我就切了它。”其中声音颇有威严的汉子对胖身影怒斥道。

    ”老大,你消消气,老三估计也是憋得狠了,所以一时没把住,再加上那小娘子也还颇有姿色,所以...再说那位大人叫我们找那人找了三个月了,还一点消息没有,这也有点说不过去了。想我们梅花三杰在江湖上也是有名声的,再这么耗下去,可不妙啊,帮主那边也不好交待。”其中一个瘦弱身影,声音异常尖锐的说道。

    “嗯,老二说的有理。这样,你们先易容去城里打听下,有无怪异的事情发生,我去武城跟那位大人汇报情况,看有无其他线索。三天后我们还在那个地方碰头。”威严男子说到,其余两人称是。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福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福书网网站阅读问仙几许,问仙几许最新章节
福书网,腐书网,腐书小说网,伦理小说,耽美小说,好看的小说
版权所有 http://www.zhuziyi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