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破城,入宫,杀人(上)

    蜀锦缎做底的黑袍上用金线纹九蟒,蟒生四爪,栩栩如生,甚至能看清蟒爪上细微之处趾间的锐利,徐闲所穿的黑金蟒袍,齐肩圆领,大襟右衽,蟒袍下端的水脚上有波涛翻滚的水浪,水浪之上又立有山石宝物,俗称为“江牙海水”。

    海水有立水、平水之分。

    立水指袍服最下摆条状斜纹所组成的潮浪;

    平水指在江牙下面鳞状的海波。

    海水意即海潮,潮与朝同音,

    江牙,又称江芽,姜芽,即山头重叠,似姜之芽,除表示吉祥绵续之外,还寓有国土永固之意,这是历朝历代蟒袍的制式由来。

    清风徐来大袖翻飞,

    黑金蟒袍上的九条巨蟒似乎活过来一般,

    张口仿佛要吞掉这山河万里。

    “这便是上京城!”

    马有粮望着这高耸的城墙呐呐的有些出神,自己随着陛下南征北战舍生忘死为大庆守国门,临了却落得朝堂诸公鄙夷不屑和庆帝猜忌的下场,甚至军中晌银都克扣过不止一次,也曾有过自己这群丘八把鞋底板狠狠的印在那些趾高气昂的诸公脸上。

    心里有气难平,可仅仅也只是想想而已,一觉醒来该干嘛还得干嘛,庆国的那个将领没有受过文官之辱唾面自干过,可今日似乎往日想过的一切都近在咫尺,就是可惜往日那个克扣粮饷的户部尚书已经死在了太和殿外,不过自己的鞋帮子敲在那处处与凉州为难兵部尚书脸上倒也不错。

    三十万凉州铁骑绕着龙城,大纛如云。

    “呼……”

    “终归还是来了。”

    徐闲只觉得胸口有一口浊气呼出,

    整个人心神通透。

    上京城墙全部用黄土夯砌,外有青石铺就,高五丈有余,基宽四丈米,城外更是有护城河环绕,本就是天下雄城,端是易守难攻。

    可城楼上的守将望着城下森冷的铁戟还是莫名的心寒,虎门关破的消息这才过了几日?便兵临城下,虽然这一天早就在意料之中可望着那凉州铁骑的风采还是心绪难平。

    天下第一等的精锐以至,

    兵书,有言,

    “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战之!”

    可观那凉州铁骑之势,似乎从来就没有打算过要围城,看那模样更像是要携兵锋之盛一举攻取城门。

    “唉!”

    宣平门守将粗粝的手掌狠狠的拍在城垛之上,隐隐有鲜血流出,厚实的城墙并不能给自己心中丝毫慰藉,便是手中的弓弩也显得有些苍白无力,便是滚木垒石,猛油金汁一类的守城利器也无法让自己的心定下来。

    城中不过三万余禁军哪怕有坚城之利,

    又当真能撑得到齐国来援?

    但愿吧,但愿能撑得到那个时候,

    即便割掉南地十六郡,

    好歹也能保全下大庆国运!

    ……

    从天上往下看去,

    四方官道以永乐长街为中轴直通四方主城门,

    此时各个城门有十二道烟尘卷起在永乐长街汇聚往宫中奔走而去,面色是溢于言表的慌乱。

    偌大的上京城街面此刻更是不见一人踪影,不论是高门大户还是普通百姓俱是家门紧闭,透过门缝可以看清街面上不时有兵卒列队往城门而去。

    若是前些日子的上京城可以用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来形容,那么如今只能用静若寒蝉方能贴切,除了兵卒靴底踏过青石的踏趴声和雨水落下的嘀嗒声外在无异响。

    “该来的终归还是来了!”

    朱红色的宫墙外,

    秦清堂望着无数令骑奔走长叹一声,拍了拍微润的被褥往宫门的方向靠了靠,掀开被褥盖住自己老迈的身子。

    衰大莫过于心死。

    秦清堂双手枕在脑后望着这天上往下落着的雨滴有些出神,眼角有些模糊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只是令骑路过时都会下意识的放慢马速,唯恐惊扰了那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太和殿外,

    李妍站在长阶之上望着城中奔走的兵卒双手静静地握住,有淡青色的血管在皮肤表面隐现,指甲已经深深的嵌入掌。

    “皇姐,显儿害怕!”

    小皇帝李显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李妍的身后,语调之中带着难以掩盖的惊恐,虽然年纪很小不通政事可也晓得若是凉州铁骑入了城自己断然在无活命的可能。

    “不要怕,显儿记住了,你是大庆的天子!”

    李妍转身白皙的双手握住李显幼小的肩头沉声道,掌心有些冰冷,掌心破开的皮肉有鲜血浸出,在龙袍的两侧染上一抹鲜红。

    “城外已经坚壁清野,那反贼兵马轻装简从奔赴上京,并未带足粮草辎重,当时候齐国援军一至,在无久攻的可能,除了退守虎门在无他法!”

    “我大庆虽然损失一些国土,可失去的终归都会拿回来的,只要那反贼退走,我便在以利联合魏国共讨反贼!”

    李妍的眼中透着歇斯底里的疯狂,本就是皇室中人自然晓得假道伐虢的道理,很是清楚若真是让大齐大魏的军队踏上了庆国的土地又是怎样的下场,可眼下自己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或者说又不愿意去想那些。

    太和殿上方,

    有一面色苍白的小道士腰佩桃木剑,

    眺望着这偌大的上京城。

    从小道士的眼中望去,以永乐长街为中轴顺着四条大道开始蔓延,有无数的符文在青石中隐现,便是临界的店铺木梁上也有光影流转,偌大的上京城如今已经落为一座阵法。

    可小道士心中却莫名的有些悲凉,

    下山的时候真武山有上千道士相随,

    如今余下不过百十人,

    这大街小巷每一道符文落下,

    便是有真武山道士的气血相伴,

    短短一两日之间便掏空了真武山所有的底蕴,

    才有了这座大阵落成。

    “殿下,上京城中阵法已落成。”

    小道士一步迈出轻飘飘的落到了李妍一丈开外,眼神中无悲无喜,自己对于权势而言并没有任何追求,可自己的师叔已经为真武山做出了决择,自己除了走下去又能如何?

    “谢过,国师!”

    李妍回过神来,躬身一礼,望着眼前的道士眼神颇有些复杂,城中的禁军都是些废物这个事实,牧野原一战的细节传回来时自己就已经很清楚的知道了,所以眼下除了仗着上京坚城之利外能够依靠的便只有眼前这位辈份极高的真武山小道士。

    “敢问国师,这阵法能撑几日?”

    “在此阵中,小道即为阵眼。”

    “只要小道不死,此阵不破!”

    “乱军自然不能入不得宫门,陛下和殿下自然安然无恙,这是真武山对殿下的承诺,即便是阵破了,小道也定然死在殿下前面。”

    小道士坦然受下这一礼,嘴角的笑容确实极为苦涩,为这一句国师,一声国教,自己真武山不知付出了多少,当真值得吗?

    “如此,那便有劳国师了!”

    “殿下,好自为之吧!”

    小道士轻叹一声不在多言,迈步往宫外而去,每每落下一步小道士都觉得揪心,因为这仿佛看不到边际的长街遍布真武山道士的气血,这大阵可以说是用近千同门道士的命换来的。

    ……

    上京城外,

    “殿下,以那道城门为破口?”

    马有粮望着那高耸的城墙倒也没有被冲昏头脑,这趟北上并未带太多的攻城器械,若是直接全面攻城只怕死伤惨重不说,还攻不下这座巨城。

    就地取材更是无稽之谈,来时就已经探查过上京城周遭早已经坚壁清野,别说打造攻城器械,仓促之间能够打造登城的云梯便已经到了极限。

    可若真是让铁骑下马充当步卒,举着云梯跨过护城河然后顶着滚石垒木,烈油金汁强行登城势必会死伤惨重,至于让殿下身旁司空摘星出手更是无稽之谈,这可不是望南城一类的小城,城垛上无数弓弩落下怕是还未靠近城墙都得丢了小命。

    上京人口百万有余,有十二道城门,

    由北至南,

    东墙为宣平门,清明门,霸城门,

    西墙为雍门、直城门、章城门,

    由东至西,

    北垣为洛城门、厨城门、横门,

    南垣为覆盎门、安门、西安门,

    十二道厚重的城门紧闭,

    徐闲策马往前迈出一步,手已经下意识的握住了腰间的惊蛰剑,可凝神望去那城门出若隐若现的符文让他又止住了脚步。

    “殿下,观此阵法想来便是真武山的手笔。”

    一旁的老道士王庆年凝神看了片刻出声解释道,心中的惊骇确是无法掩盖,天下三大道教彼此之间自然是有所渊源的,对这上京城所布下的阵法也有所了解,更清楚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正是因为如此才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真武山竟真是丧心病狂到了如此地步。

    “道长可有破阵的手段?”

    “若是其他阵法,老道兴许还能试试。”

    “可……”

    老道士苦笑两声,终归无言。

    “若是有独孤前辈破山河关那一剑的威力,能否斩其一门?”

    徐闲轻声问道。

    “此阵已经将整个上京城连为一体,二品巅峰剑修的一剑能搅乱阵法可想要破阵还是太难了,毕竟是真武山数百年来的底蕴。”

    “此阵只有内部破解的法子。”

    “又或者……”

    老道士长叹一声,望向那奔腾的凉州铁骑欲言又止。

    “省得!”

    徐闲也明白了老道士口中所言,

    此城若想要凭外力而开,那便只有用凉州兵卒的命去填了,可不到万不得已徐闲绝对不会这样选择,毕竟放眼望去大庆四周还有群狼环绕,在这里折下了太多的底子往后便难以为继,实在得不偿失。

    “百指挥使,你在城中的安排如何?”

    “禀殿下,城中的探子近两日在无消息传出。”

    百晓生单膝跪地苦笑一声,说来也是奇怪,两日前真武山上千道士入城的消息传回后,城中凉州谍报司的探子就仿佛全部消失了一般,别说有用的情报传出便是那些人的生死自己都不知晓,至于城门安插的碟子怕是早就被清理的一遍。

    “那便,再等等!”

    徐闲嘴唇轻启,

    一个粗粝的汉子在脑海中浮现,御花园刺杀皇帝那日便是那个汉子冒着天大的干系放自己父子二人出了上京城。

    ……

    上京城内,北墙,洛城门,

    百丈外一小院中,

    百十个汉子都带着斗笠身穿黑衣手中狭长的横刀已经握在手中,蒙面巾下露出的双眼隐隐有血丝升起,喘气粗重。

    “余武,当真要如此?”

    有一老者站在院门口外望着汉子前方正用抹布擦刀的陈余武沉声问道,拐杖杵地心中甚是不安,一旦出现半点差错自己陈家怕是要血流成河。

    “爹,如今我陈家已经落魄至此。”

    “不搏上一搏又那来的封侯拜相?”

    陈余武望着门口的老者苦笑一声,自从上次徐家父子逃出上京城后,上京十余守将人头落地,宫门禁卫更是直接换了一茬,自己凭借十余具徐武亲卫的尸体加上陈家过半家产打点这才余下一条性命,不过早就被罢官整日在家中借酒浇愁。

    当得知陈闻之领大军北伐时更是心如死灰,

    可事情偏偏又峰回路转,

    牧野原一战传回上京自己似乎看到了希望,

    封侯拜相!

    这四个字自从虎门关破以来便不断在自己的脑海中回响,如今凉州铁骑已经兵临城下,只要城门一开,那便不再是空口白话。

    陈余武用黑布紧紧的把刀柄缠绕在自己的右手上,后方百十名汉子也俱是如此。

    和那城中禁军不同,这些人往日都是随在自己身后刀口舔血的汉子,守城数年磨掉了些许棱角,可如今为了这滔天富贵,自己区区一条贱命又如何不舍?

    上京十二门,守军拢共不过三万,

    分下来一门守军不过数千人还要遍布在城墙之上驻守,城门附近的兵卒不过数百人,何况自己挑选的洛城门本就只是一辅门,城门附近兵卒不过三两百禁军,外加几名真武山的老道士,自己手下百十名刀口舔血的军中汉子未必不能杀出一条通天之路!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爹,儿子这便用手中刀子,为我陈家换取一场滔天富贵!”

    陈余武握紧手中冰冷的刀子抽身往长街而去,

    身后百十名汉子紧随其后,

    伴随着沉重的脚步声,靴底抬起再度踏入积水的啪嗒声,手握刀柄磨厮声,黑压压的人群如同浪潮一般往那洛城门而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福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福书网网站阅读开局就杀皇帝,开局就杀皇帝最新章节
福书网,腐书网,腐书小说网,伦理小说,耽美小说,好看的小说
版权所有 http://www.zhuziyi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