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莫彤彤

小说:分支线 作者:西瓜是水果
    单彩早晨起床,就直接在和卧室连着的一间卫浴室里洗漱。

    洗漱完毕,她看了一眼时间,清晨6:33。

    这个时间她母亲单嫱,应该在省城刚洗漱完毕,正常时间上午10点多一点能够到山城。

    “咦?”

    从起床的时候,单彩就总感觉卧室里面怪怪的。

    有些不协调。

    这时候看向书桌,才明白问题出在哪里。

    她飞快的走到门边,轻轻一拧。

    果然,

    单彩可以绝对确定,昨晚自己反锁住了卧室门。

    现在居然一拧就开。

    这让她有些意外的小恼怒,也有些意外的高兴。

    心里可以确定两件事情,

    第一,她妈妈昨晚就过来了,而且进卧室看了自己,拿走了书桌上的那半阙词。

    第二,她爸爸私下不经她允许,就偷偷的改了门锁!

    ——

    因为单嫱过来,早晨一向爱睡懒觉的单少威也早早起床。

    而说是在二楼隔壁陪单彩,事实上几乎每晚都在一楼和单少威滚床单的乔嘉艺。

    昨晚也老老实实的呆在二楼,大清早就在厨房里面忙碌着做早餐。

    “老牛你的错误,就是对单彩过分毫无原则的包容溺爱,你明知道翻墙是不对的,就是墙不塌,万一摔倒了怎么办?文姐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还叫不醒你!

    ——可你就是不忍心,对单彩毫无原则的一味妥协。

    她去年砸萧子杰那一砖头也是,你还掂着瓦刀要去搞事情,事情本来可以用另一种更好的方式来处理。——

    你难道还要我来教你,无原则的溺爱,不是在帮助单彩成长,反而有可能会把她放在危险和不当的环境中!

    如果墙倒了,我就问你,牛蒙恩,你怕不怕?

    你现在还后怕不后怕?

    还有那个赵长安,逃学打架吸烟喝酒,成绩倒数还是一个惹祸精。

    这样的人和你闺女产生交集,我是对单彩很有信心。

    可你不怕喂出来一条白眼狼,这样的事情,你见得还少么?

    市建的夏长海夫妇过来抹灰本没有什么,可你居然把赵书彬这尊大神也招进来了,不是墙塌这事儿我都不知道,你让我怎么说你俩好!”

    单嫱一口气训了男人半天,

    说得有点口渴。

    牛蒙恩连忙把微凉的茶水又添了一点热水,倒在手指上面试了试温度。

    殷勤的递给单嫱。

    赔笑着解释:“现在那小子和彩彩都是各走各的路,他也很知趣儿,都不说话。

    咱们到山城来搞开发,当地建族业都把咱们当成夺食的过江龙,和他们之间基本很少联系。不是查这小子,我和少威都不知道赵书彬居然在工地上班。

    虽然那惹祸精是惹祸跺倒了院墙,不过也算是无心把坏事办成了好事儿,我今天就把赵书彬夫妇开了,多开两个月的工资。

    蔷薇,你看行不行?”

    “现在咱们要和夏文阳争府河北边的那块地,你要是现在开了赵书彬,外边会怎么说?那你还有啥底气和他争?”

    单嫱想了想:“他们今天不是小星期么,你晚上安排一个地方,我请他吃饭,算是感谢,就在阅江楼吧。”

    “只他一个,不喊他父母?”

    牛蒙恩有点不确定。

    “喊他父母干啥?”

    单嫱奇怪的望了老公一眼:“夏文阳这个人很厉害,和斐平江这两年走得很近,而且性格睚眦必报。

    赵书彬有才能是不错,不过天下比他有才憋屈着等机会的人多着去了,犯不着为了一个将才,去和夏文阳硬掰。”

    “老婆大人,小的明白了。”

    牛蒙恩一脸低眉顺目。

    看得边上的单少威,无声的嗤笑了一声自己软骨头的姐夫。

    “还有你!”

    单嫱的目光望向弟弟。

    单少威的心里咯噔一跳,顿时感受到了从牛蒙恩身上转移过来的巨大压力。

    “我让你过来看着,不是让你看着你姐夫喝不喝谁谁谁请的花酒,这事儿还需要你看着,你姐夫什么样的人我不清楚?”

    听得边上的牛蒙恩一脸幸福的感动。

    作为一个年富力强的男人,这一个多月熬得苦啊。

    不过昨晚小别胜新婚,憋得值得!

    “单彩居然翻墙上学,这最重要的事情,你反而视而不见——”

    “妈,你来了。”

    二楼角的单彩,听到小舅被母亲训得大气不敢喘,为了自己以后的自由,连忙出现在二楼楼梯口。

    穿着卡通睡衣,没有带那柄黑框大眼镜儿。

    清丽无匹!

    ——

    当天上午八点多,赵长安和吴悦在科教路口汇合,然后到市高南育教路口和张顺,刘奕辉,郑驰集合。

    兄弟们四辆自行车五个人,浩浩荡荡的驱车去最近的游戏厅,打星战玩街霸打麻将机。

    一直玩到下午快一点。

    急得不玩游戏的刘奕辉催了一遍又一遍,才打道回府,去市高南边张顺的租屋里面吃红烧肉。

    张顺的母亲莫彤彤,是一个三十出头,却依然认为自己‘还很小呢’的可爱小女人。

    看到儿子的同学过来吃饭,喜欢得直笑。

    不但满满的炖了一大盆红烧肉,还在张顺的要求下,买了灌肠,鸭脖,卤鸡爪,一箱啤酒,一盒黄鹤楼。

    忙前忙后的倒茶拿瓜子点心水果——

    看着莫彤彤带着点婴儿肥的红扑扑俏脸,赵长安简直感觉无语。

    张顺的父亲张学龙,

    还真不是一个玩儿意!

    不出意外的话,那老东西两年后和乔二这个花货勾搭在一起,建了山城最大一家餐饮休闲娱乐场子,成了夏文阳的小弟。

    然后又过了几年,夏文阳完成了资本积累。

    立刻和不正混的张学龙划清了界限。

    而张学龙早就不耐烦夏文阳对场子‘绝对不能胡来’,‘要讲规矩’,‘懂规则’。

    各种指手画脚的监管。

    脱离了夏文阳以后,立刻开始任性的放飞自我。

    再后来被查封,牵扯到了人命官司,吃了正义的枪子。

    他的姘头,也判了十几年。

    ——

    这一顿,兄弟们吃得大呼过瘾,满嘴流油。

    赵长安惦记着晚上吹嘘的‘露一手手艺’,饭后出门就和要去府河捉鱼,晚上在张顺家继续开整烧烤啤酒的几个兄弟分开。

    直奔家里。

    进屋以后,发现卧室门上贴了一张纸条。

    上面写着:“长安看到了不要急着做饭,立刻来工地,有事情。”

    “啥事儿?”

    赵长安自言自语,然而心里面却有着一些隐隐的脉络痕迹可寻。

    昨天在工地上黄轶群说老板娘要过来,除了要中午做顿好的饭菜,就是暗示自己不要过去添乱。

    现在却要自己到工地?

    而且今早赵长安起床的时候,他父母已经早早的上工地上班。

    按照惯例,是晚上吃过晚饭以后才会回来。

    然而现在卧室门上这纸条,则是表明至少他母亲中途回来过。

    “呵呵。”

    赵长安笑了笑,

    对即将到来的见面,心里面居然有着小小的期待。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福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福书网网站阅读分支线,分支线最新章节
福书网,腐书网,腐书小说网,伦理小说,耽美小说,好看的小说
版权所有 http://www.zhuziyi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